Search
  • Norris Chau Migration

中國留學生放緩大學轉向印度招手


將由聯邦教育及訓練部門公布的數據,透露有關新申請的中國留學生數字停滯,不過暫未能在早期階段反映出來,因為學生報讀的課程為期數年,需要時間在整體數字中反映。


同樣地,情況會為澳洲輸出教育帶來的收入作出多大的影響,也需時顯現。


但報導稱,澳洲統計局三月份的季度數字可以看到,國際留學生仍然是澳洲經濟的中流砥柱。

並且,輸出教育的面值,首次出現單季就高達100億的水平。根據國際貨品服務及貿易的數據,輸出教育在該季度就有106億的面值。


以三月為計的一年中,輸出教育就價值366億,與去年同期12個月比較,就有破記錄的15.4%增長。


雖然不少留學生是來自中國,但談到增長幅度,印度學生則超越了中國,即使全部就讀澳洲大學的印度留學生,未及來自中國(153,000)的一半數目。


去年,開始新課程的印度學生人數增加了10,000人(40%),而從中國來的留學生就增加了5000人(8%)。


不少大學,包括「八大」(墨爾本大學,蒙納殊大學,澳洲國立大學,雪梨大學,新南威爾斯大學,西澳大學,阿德萊德大學和昆士蘭大學),都轉向日趨富裕的印度市場,期望招攬當地的留學生來取代中國。


其實,中國留學生熱潮結束,亦令到五間重視研究的大學(墨爾本大學,蒙納殊大學,雪梨大學,新南威爾斯大學和昆士蘭大學)擔心,因為他們非常依賴這些尋求聲譽好教育的學生,來提供研究課程的資金。


不過,今個星期澳洲廣播公司在《時事天下》(Four Corners)中就曾報導,留學生的英語水平受到關注。


報導中的Murdoch University就因爭取更多的印度留學生,收取英語水平不足以應付高等教育的學生。


情況巳受到高等教育質量和標準局(The Tertiary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, TEQSA)的關注。


TEQSA上年九月巳去信給Murdoch大學,而大學回應在2020年的註冊中會作出評估。

聯邦教育部長鄧肯對留學生英語水平的問題亦表示關注,今年2月曾去信給各大學校長,要正視問題。


官員就此亦作出了行動,向來自尼泊爾的職業先修學生開刀,這類學生在一年內增加了165%。


他們必須要證明英語水平及經濟能力才能入讀,即使巳獲有聲譽的學院取錄。


如想查詢升讀澳洲大學或其他學院,請直接和 Norris Chau Migration 聯絡,樂意解答有關留學疑問。



1 view

 Suite 8, Level 1, 167 Albert St
4000 Brisbane, Queensland, Australia

Tel: 0433-430-219

admin@ncmigration.com.au 

CONTACT US

​​​​© 2019 by Norris Chau Migration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
  • Grey LinkedIn Icon
  • Grey Instagram Icon